如何在开展高校体育活动的过程

发布时间:2017-09-20 11:40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省发改委、省体育局公布我省《“十三五”公共体育普及工程行动计划》,到2020年,我省要着力构建县(市、区)、乡镇(街道)、行政村(社区)三级群众身边的全民健身设施网络,形成方便可及、形式多样、普惠性强的公共体育设施网络,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从2015年末的1.53平方米提升到1.8平方米。
  到2020年,我省70%以上的县(市、区)建有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城市街道、乡镇健身设施覆盖率超过80%,行政村(社区)健身设施实现全覆盖,推进建设城市社区15分钟健身圈。每万人要拥有0.5块足球场地,有条件的市县区达到0.7块以上,每个县级行政区域至少建有2个社会标准足球场地;有条件的地区具备开展冰雪运动的能力。尚无公共体育场的县(市、区)要建设县级公共体育场标准田径跑道和足球场。
  坚持以公益性为导向,政府投资兴建的公共体育设施应免费或低收费向城乡居民开放。推进教育与体育、学校与社会、学区与社区体育设施共享,建立政府、学校、社会三方共享机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引导营利性场地设施为群众体育健身服务。建立完善体育设施管理运行的长效机制,公开体育设施开放条件、开放时间、收费价格等。同时,鼓励社会化运营。支持各地将政府建设的公共体育设施在坚持公益性的前提下,运用竞争择优机制选定各类专业化的社会组织或企业运营,免费或低收费向城乡居民开放。
  建立体育场地设施信息APP平台,将我省需向社会公众开放的体育场地设施纳入平台管理,实现集体育设施查询、预约、付费、服务评价及开放监督等功能,为群众使用体育设施提供便利。大学正上演着一场静默无声的争夺战——操场在和网络“抢人”。
  2014年,共青团中央、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全国学联就曾下发通知,决定在全国高校范围内全面启动和广泛开展大学生“走下网络、走出宿舍、走向操场”主题群众性课外体育锻炼活动。但这“三走”,每一步都走得较为艰难。
  近日新鲜出炉的《中国学生体质监测发展历程》显示,我国大学生体质依然呈下降趋势,只是下降速度趋缓。与此同时,身体形态也在发生变化,尤其是肥胖率持续上升,每5年提高2%~3%。
  “一方面,不少学生在中小学阶段没有养成良好的运动习惯,掌握良好的运动技能,本身体质较差,大学体育的主要任务就是进行‘补课’;另一方面网络态势凶猛,让手机不离手的学生走下网络,走出宿舍,走向操场更是难上加难。”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认为,这也是当下高校体育面临的一大新形势。
  但这也并不是束手无策,不少高校也纷纷祭出“高招”。
  比如,清华大学此前出台新规,从2017级本科新生开始,必须通过入学后的游泳测试或参加游泳课学习并达到要求,否则不能获得毕业证书(特殊情况除外)。这一“硬手腕”引起了巨大反响,但这只是清华大学体育“要求”中的小部分。
  据了解,清华大学本科采取“4+2+2”的体育课程体系,体育课贯穿本科生大学4年,并且每年都要进行男生3000米、女生1500米的长跑测试。“清华大学是一所具有体育传统的高校,所谓‘无体育,不清华’,以至于不少学生自称自己是‘五道口体校’学生。”刘波笑说,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据该校学生体质测试相关数据显示,在这4年里,学生体质健康水平“大一时最低,大二时最高,大三、大四有所回落,但仍比大一时要好”。
  而在东南大学,每天早上6:45~7:15是该校大一大二学生的早操时间,这是该校保持了40余年的“传统”。东南大学体育系主任蔡晓波说:“有些已毕业的学生刚进校时可能不太理解早锻炼制度,但现在觉得这有助于他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此外,东南大学还有另一“秘笈”——自2013年开始实行有时间、有学分、有计划、有教师辅导的课外活动保障体系。蔡晓波介绍,实施这一举措后,该校学生《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合格率从以往的88%左右上升至95%左右。
  浙江大学的一大特色,则是“健康之友”会员制教学模式,将教学与训练、课内与课外、普及与提高、校内与校外有机结合。浙江大学公共体育与艺术部主任吴叶海介绍,2014年成立水上运动俱乐部后,每年参加水上运动的师生、校友达3000人。
  针对体质较差的学生,浙江大学开起了“小灶”。从2011年开始为测试不及格、平时缺乏锻炼的学生提供“私家体质教练”,即体质健康提高班。截至2016年共开设44个特训班,参训学生2567名。
  “现在学校都在争创双一流大学,我认为一流的大学,也应当有一流的体育,学校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和特点探索高校体育的发展。关键是要看学校对此是否重视,是否有魄力去做。”蔡晓波说。
  不过,蔡晓波也有一个困惑,即如何在开展高校体育活动的过程中,更全面地保障学生的安全,明晰在发生运动伤害的过程中学校、学生所承担的责任。“虽然针对这一问题有一定的政策,但操作起来还有很多问题亟待完善,可以确定的是,学校体育工作不能因为所谓的安全风险顾虑而裹足不前,而是要在推进过程中考虑得更为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