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商业公司来说并不排斥

发布时间:2018-04-08 10:30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姑娘们用娱乐人物的设定满足着自己的玛丽苏情节,勾勒对美好的未来的幻想:“在这个小小世界里,有帅气体贴的男主,有更完美的自己,有随时随地的浪漫,有诗有酒有芳华”。你说它“有毒”,姑娘们却愿为它一饮而尽;你说它“自恋”,市场却一直为它默默买单,你说它“脑残”,它却在娱乐的产业链里无孔不入……
 
  比如近期的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从1月19日在爱奇艺正式播出上线1小时,播放量就突破了1亿人次。截止到目前已经突破了17.4亿次。究竟有多疯狂呢?笔者所在的微信群里,好多女同胞们都处于一种疯狂拉票打投的状态,蔡徐坤、朱正延、范丞丞等人的名字频繁出现,4月6日《偶像练习生》总决赛的现场门票甚至被炒到5万元一张。“养成系”偶像节目让女粉丝们能够见证男神的成长之路,这很玛丽苏。
 
  似乎上次这样的疯狂是因为《恋与制作人》,这款游戏以“一女多男”的恋爱养成形式出现,操作简单、画风唯美,女性玩家很容自我代入。尽管因为氪金而被不少玩家吐槽,但仍然挡不住其吸金能力。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款游戏从去年12月20日正式公测上线不到一个月,安装量就突破了700万。有外媒报道,该款游戏DAU累计超200万,月流水在2-3亿元之间。
 
  笔者搜了下文章开头微博热搜事件中,女子所拜的画像女主角冯芷墨并非什么一线明星,却依靠各类玛丽苏电影的女主在该领域拥有令人意外的人气,比如一度被吐槽却流量巨大的《白衣校花与大长腿》。而这部电影的制作方蓝蓝蓝蓝影视传媒专攻玛丽苏市场,在优酷、爱奇艺甚至YouTube上都有超高流量,这些电影一水儿的没有明星、没有IP,就靠“玛丽苏”讲故事。
 
  如果将玛丽苏理解为对爱情、财富、权利和自我等欲望的完美满足,那么市场上几乎80%的小说、影视剧都有“玛丽苏”的影子。从《甄嬛传》到《武媚娘传奇》,从《花千骨》到《那年花开月正圆》,从《我的前半生》到《极光之恋》,包括前阵比较火的《迷雾》也被植入了“玛丽苏”的内核。
 
  以往的玛丽苏总被看做是小女生们的情怀,但随着玛丽苏系的电影、电视、文学作品及游戏的号召力一次次被市场验证,人们渐渐发现了“玛丽苏”背后蕴含着的巨大商机与潜力——不仅仅是“少女”,而是所有拥有“少女心”的人群,都是玛丽苏的受众。
 
  毕竟,得女性用户者得天下。现代女性,作为中国市场上最活跃的消费群体,仅从每年双十一的消费指数涨幅超30%,就能看出,一方面,女性的消费能力逐渐提高,女性市场的消费潜力巨大,有待挖掘,另一方面也体现出以女性消费者为主的玛丽苏系正在成为影视、综艺、游戏等娱乐产业绕不开的话题。
 
  庞大的流量和超凡的吸金能力
 
  “核心还是因为赚钱容易啊,或者说投入产出比高,甚至稳赚不赔。”一位行业内人士私下对熊出墨请注意表示,尽管玛丽苏一直是矛盾的存在,喜欢与不喜欢的人泾渭分明,但这块市场对于娱乐公司来说是流量大户、稳赚不赔的生意,只是很多人不愿意公开承认罢了。
 
  的确,翻阅国内目前几个比较主流的阅读平台,类似“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体小说给女性推荐阅读的占比相当高,“不要看外界如何评价,这类小说的留存率和点击率一直高居不下,对APP的活跃用户和阅读时长提升也有帮助。”在上述人士看来,争议也是流量,“骂”能够带来大量的流量和提升用户黏性,对于商业公司来说并不排斥。
 
  相比之下,用户量已达1.3亿,月活近400万的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就更为坦然,她并不避讳快看是依靠《纯情丫头火辣辣》、《凤求凰》等玛丽苏漫画快速崛起的,“我一点也不避讳,因为玛丽苏就是永恒之光啊”。
 
  最为关键的是,谁也不愿意放过这个投入产出比如此高的市场。被称为“全球最大的玛丽苏工厂”的蓝蓝蓝蓝公司的网大剧本报价已经从2016年的5万元上涨到今年的50万,动画电影剧本甚至高达300万,而剧本的毛利至少在成本一倍以上。
 
  根据三声此前的报道显示,对于慈文、华策、欢瑞等大型剧集生产公司来说,玛丽苏偶像剧是每年都会推进的固定品类;对于中小型剧集公司唐人、嘉行、乐漾等影视公司及编剧于正来说,玛丽苏风格的偶像剧是支撑其估值及品牌的核心内容品类。
 
  视频网站也对玛丽苏细分领域的内容颇为上心,因为这类内容在增强用户付费意愿和黏性上更有优势,比如腾讯视频在去年暑假期间推出的《双世宠妃》在播出后逐步攀升到S级的头部等级,承担了相当一部分的会员拉新工作。《盲少爷的小女仆》和《豪门少女寂寞心》两部网大在爱奇艺获得了总计超过1700万的票房分账。
 
  除了文学作品和影视领域,手游的市场更是不可小觑。据国外数据分析公司Flurry的调查,女性在手游上花费的时间比男性多35%,平均一周内的游戏忠诚度也比男性高42%。比如橙光游戏平台旗下的玛丽苏游戏《逆袭之星途璀璨》,其点击次数在超过3000万之后,被顺利改编为同名电视剧。
 
  但庞大的流量带来的也不全是正面效应。比如《恋与制作人》最近一次登上热搜就是因为其在春节期间发布的真人版负分广告,其剧情被评论为冒犯了女性群体,毕竟没有人愿意被贴上“虚荣”和“脑残”的标签。
 
  更为重要的是讲故事能力的把握。“玛丽苏”风靡的背后实际上是所谓的“补偿机制”。在当代男女平等的社会之下,玛丽苏故事中的“幻想”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女性的压力,但如果一味强调“女主开挂”能力和“人人都爱我”的主角光环很容易被看作是刻意迎合女性观众的“变体玛丽苏”,引发负面争议。
 
  但这并不影响玛丽苏系在泛娱乐化领域的渗透和发展,巨头们早已构建了一条从文学作品到电视剧、电影再到游戏、动漫、衍生周边等一套立体化泛娱乐体系,正不断抢占这片蓝海,因“少女心”催生出来的粉色经济,正孕育更大的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