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的金融科技市场无疑是巨大的

发布时间:2019-04-18 15:26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自2015年起,建设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光大银行及民生银行等陆续设立了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在银行经营理念和管理思维方面做出很多探索,推动银行不断创新;另一方面,银行自身的金融科技投入力度越来越大,以招商银行为例,2017招商银行转型“金融科技银行”,投入fintech的预算为年利润的1%即7亿人民币。2018年持续加大科技资源投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信息科技投入65.02亿元,同比增长35.17%,是当年营业收入的2.78%,同比提高0.46个百分点。
  “现在国内很多银行都在金融科技领域有较为深度的投入,但银行能否成为金融科技创新的主力,现在还是未知数。”魏伟称,技术投入是一个长周期,中短期市场回报低。大中型金融机构有能力布局金融科技,而中小型银行和非银机构的技术力量还相对薄弱,这就给品钛这类更为市场化的科技机构一定的机会。
  今年以来,品钛已陆续与南京银行、银联商务等机构签署合作协议。
  魏伟认为,股份制等大中型银行天然会更青睐国有或大型企业,因此中小银行和非银机构或将成为未来小微信贷的主力,而科技公司则会在智能技术、互联网运营、科技金融经验等多个领域给予支持。
  近两年,政府及金融监管机构频繁出台小微金融政策,但小微企业信贷难是多年来金融机构难以解决的问题,从政策、成本、信用评估、盈利能力等多方面都存在挑战。
  “相对于小微企业金融,个人消费类金融投入产出的效率更高,因为个人金融评估已逐渐成为标准化产品,而企业还没有,更别说中小微企业。小微信贷的普惠难,难在是否可持续给服务方带来收益……技术一定会在各个环节提升效率,但技术需要长周期投入,更为关键的是,投入一定要有回报,否则难以持续。”魏伟称,目前小微金融正获得越来越多的政策红利,但市场一直未能找到真正实现“普惠”金融的技术能力,这也将成为今年乃至以后几年中,科技公司的业务重心。而品钛自2015年开始投入面向小微企业,尤其是小小微企业的智能信贷,不断开发场景与科技能力,希望在坚守中帮助更多金融机构突破小微信贷的困难。
  创造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的协同效应
  在银行业迫切转型,寄望于科技提高资产质量、获客能力、运营效率等。2B的金融科技市场无疑是巨大的,但如何抓住机遇则是另外一回事。
  在招股书中,品钛将自身业务定义为提供“端到端的智能解决方案”,两端分别是商业机构和金融机构。品钛则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为两端机构客户提供包括消费场景分期解决方案、个人信贷、小微企业信贷、财富管理和保险经纪等端到端的智能解决方案。
  在这样的模式下,一方面,品钛帮助各类线上线下商业平台进行金融产品创新,为平台内消费者和小微商家引导金融服务,发挥场景力量;另一方面,帮助金融客户扩展触角、辅助决策,让金融机构的资金和技术更高效触达用户,发挥金融力量。近年来,品钛将端到端的能力继续抽丝剥茧,形成灵活的、即插即用的模块化产品,越来越多的机构客户,产生出了协同效应。
  “我们将依靠技术能力为合作伙伴构建生态圈。”魏伟称,生态圈中会有提供客源的机构、为客户提供基准数据评估的机构、金融机构,以及在整个生态中的服务机构,如法律机构、竞标机构等,但这个生态圈只是由品钛构建,而非主导,整个生态圈的机构都能分享成果,进而完善金融服务能力。
  麦肯锡认为,未来有两大关键因素将推动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首先是大型生态系统参与者会坚持把科技作为金融服务产品发展的关键推动力,并提供“金融科技即服务”产品,推动国内众多中小金融机构的数字化发展。
  其次,政府监管的加强会逐渐把规模较小、不合规或竞争力较弱的企业淘汰出局。未来几年中,对那些有能力构建生态圈的大型科技公司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从早年的现象级科幻电影《阿凡达》到斯皮尔伯格执导的热门影片《头号玩家》,再到今年热映的科幻大片《阿丽塔》;从中国奇幻喜剧《捉妖记》,到去年春节档的票房黑马《唐人街探案2》,再到体现中国电影工业水平的国产科幻片《流浪地球》……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故事都离不开电影科技的支撑。随着特效在电影工业中地位的提升,技术也顺理成章地成为电影的“造梦者”。在正在进行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科技论坛中,中外影人就电影与科技之间的关系达成共识,提出“建设电影强国必须要有一流的电影制作技术”。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技术的产物,一开始只有无声电影,录音技术进步以后有了有声电影,一开始电影是没有颜色的,彩色胶片出现以后彩色电影就诞生了。”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副院长丁友东认为,电影的技术性体现在电影的内容需要通过媒介传递给观众。一方面,艺术通过技术来呈现,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又会为艺术提供更多的表现可能性。因此,电影的技术性和艺术性是相互促进的。
  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在电影创意、编剧、后期制作等环节的发展与应用,不仅为电影的呈现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可能性,同时带来了制作技术方面的新工具。“比如传统的工艺手段里,老照片的修复需要很有经验的老师傅一人一周时间才能恢复,如果用算法5秒钟即可以处理完毕。”全球著名视觉化工作室“第三层楼”的创始人克里斯·爱德华兹认为,技术进步可以让更多的电影工作者从简单重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从事更有价值的创意内容。
  事实上,不仅是人工智能技术,科学技术的创新对全球范围内电影产业的一系列变革有着重要影响。一些看得见的变化正在发生:电影CG角色开始代替明星成为电影的中心舞台;电影拍摄场景中的人越来越少,电影的制作中心逐渐向后期转移;静止、平面的故事板被拍摄出动态、精致的场景……
  近年来,中国的电影特效技术得到了较快发展,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制作团队。早期中国电影的特效制作多依赖于国外团队,如电影《英雄》。到现在,国内的特效团队参与制作的特效大片越来越多,制作水平越发高超,今年春节期间热映的影片《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就是例证。
  丁友东等学者提出,尽管《流浪地球》代表了国内电影工业化和特效技术的最高水准,但也要清醒看到制作水平方面我们与国际上的差距。例如今年2月份上映的美国科幻大片《阿丽塔》,在角色的塑造上,好莱坞特效公司维塔工作室为主人公阿丽塔制作了47种毛发造型,仅一只眼睛就达到900万像素。再比如阿丽塔身穿的毛衣,看上去简单,实则涉及了包括水与头发的交互、流体与布料交互等复杂的物理现象的模拟,目前市面上的现成软件无法完成,维塔工作室专门组织团队开发出了相应软件。
  倍视影业创始人克里斯·布兰博认为,中国不乏会讲故事的人才,和擅长做视觉特效细节的艺术家,然而既懂创作又懂技术的高水平人才还相对缺乏,这一短板有可能导致分工协作的低效、流程管理和标准化制作的薄弱。在电影工业中,需要大量的沟通、大量的团队协作,涉及数据库、云平台的使用等诸多问题,补齐这一短板或许是中国电影下一步取得突破的关键。
  “新时代中国电影最大的主题,就是要走向电影强国。”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表示,我们需要“提质增效”,以质量促进中国电影的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