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则同意加大对侵权活动的打击力度

发布时间:2018-01-05 09:52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为了避免两败俱伤,中美双方再次展现出了共同的克制。于是,刚离开中国不久的美国谈判团队再次回到了北京的谈判桌上。经过两轮艰苦谈判,1995年2月26日,时任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吴仪与美国贸易代表坎特签署知识产权问题换函。应该说,中美在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上双方的态度一致,没有根本分歧。美方同意就中国实施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向中国提供援助,中方则同意加大对侵权活动的打击力度,并允许外国人在中国建立计算机软件合资企业,生产和销售其产品。
 
  历史总是让人难以捉摸。1996年,美国贸易代表竟然又一次将中国列入侵犯知识产权的“重点国家”名单。美国贸易代表团亲自来到中国,美其名曰调查光盘地下生产线和盗版光盘零售情况。在此期间,美方代表抓住局部地区问题,以偏概全,要求中国关闭十多家音像制品生产企业。同时,美国还要求中方允许美国企业取而代之,采取独资、合资等模式进入中国市场。可见,知识产权保护背后代表的巨大利益恐怕才是美方真正重视的问题。
 
  同此前一样,最初的谈判并不顺利。同此前一样,美国宣布要制裁中国,并公布了贸易报复清单。同此前一样,中国在同一天公布了反报复清单。与此前略有不同的是,这一次中国的反报复清单涉及金额更大、涉及范围更广,并得到了国内包括民航、银行、保险、广播电影电视等各个部门的积极支持。
 
  最终,同此前一样,美方再次回到了谈判桌前,并在1996年6月同中国就知识产权达成了第三个协议。美国宣布将中国从“重点国家”黑名单中取消,放弃对中国立法、司法审判和行政执法等方面四项苛刻要求并承诺对中国知识产权执法提供技术援助,中国则承诺允许美国企业在华创办中外合资企业,进行音像制品的生产复制。
 
  1991年,中国的GDP只有2.2万亿人民币,按照当时的汇率折算,大约为4150亿美元,而人均GDP还不到2000元人民币,折合不到400美元。同年美国的GDP为6.1万亿美元,人均GDP超过24000美元,分别是中国的15倍和60倍。在巨大的经济实力差距面前,中国不卑不亢,最终同美国达成了一致的合作。
 
  中国不会主动挑衅任何国家,更不会挑衅美国。可一旦美国准备侵犯中国的根本利益,现在的筹码难道不比当年要多吗?面对特朗普的策略,中国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公开亮明底线,抱以最大的诚意,付出最多的努力,做好最坏的打算。作为回应,中国在同一天颁布了反制裁清单。这份反制裁清单包括:对进口产于美国的各种游戏机、游戏卡、录音带、激光唱片、烟、酒、化妆品等产品征100%关税;暂停与美国音像制品协会、国际知识产权联盟、商业软件联盟的贸易合作关系;暂停审批美国在华汽车制造合作项目等内容。其中,暂停审批美国在华汽车制造合作项目将对美国汽车产业造成较大冲击,克莱斯勒、福特等汽车厂商开始游说美国政府放弃对华制裁。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