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金斯——斯诺克届唯一的胜负师

发布时间:2018-05-06 16:08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体力和精力的残缺已经几乎给他的职业生涯画上成就的句点。任凭他的技艺仍旧有多么高超,那精确的围球,那滴水不漏的攻守,都会刹那间随着他专注力的失去而化为乌有。在年轻人的冲击面前,他左支右绌,已是摇摇欲坠。
 
  面对特朗普3-7落后的希金斯,面对威尔逊疯狂反扑的希金斯,一如去年面对塞尔比无可奈何的希金斯,就像一个身染沉疴的临终病人,他的肉体已经腐朽在病榻之上,只靠着他的一点精神力量、斗志信念在苦苦支撑,仿佛是他的一股灵魂在克鲁斯堡的舞台上游走,这口气如果能够撑住了、顶过去,他就继续前进,一旦这口气垮了下来,他就会一泻千里。
 
  然而这一次他顶住了。两场比赛的关键局面,9-11面对特朗普退无可退的境地,半决赛第四阶段被威尔逊追到12-13的边缘,我们恍惚看到一个巅峰中的张海根,一次次面对不成功便成仁的拼球不带有一丝犹豫,不带有一毫手软。
 
  这是一个可怕的巫师,每每在比赛中最不可能的境地爆发出最神奇的力量,在长局的中段咬住对手,在最后的冲刺甩开敌人。如果后世评价在比赛关键时刻的关键先生,不是这位斯诺克届唯一的胜负师,又能有谁呢?